炫乐彩票平台-炫乐彩票登录

咱就别去掺和了吧说不定人家仲立夏有心原谅明

 常景妍不是省油得灯,促狭的眯着眼睛,帮仲立夏出谋划策,“立夏,你不准理他,对他的人你视而不见,对他的话你听而不闻,好好的修理修理他,他那个人就是欠收拾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也没想理他,很赞同常景妍的意见,“正有此意。”
 
    结束通话后,开车的吴子洋打了个寒颤,他这个女人什么都好,就是太极端,爱就爱的刻骨铭心,恨就恨到铭肌镂骨。
 
    对他从来不手软心软,对好友的男人也是如此啊。
 
    奈何再有意见,也不敢现在惹她,伸手心疼的摸摸她刚才撞疼的脑袋,“疼不疼?”
 
    常景妍还在为仲立夏打抱不平中,愤愤的摇头,“不疼。”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,就突然会开车的吴子洋命令,“前面路口掉头,我得去仲立夏家里,那个明泽楷以为自己是谁啊?有事没事的说走就走,说来就来,不
 
给他点教训,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半斤八两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汗颜,只能耐心劝阻,“媳妇,当今社会,打人是犯法的,咱不能知法犯法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本来就气,他这话更是火上浇油,让她气上加气,“吴子洋,谁是你媳妇啊?明知不是,就别瞎叫,你还懂法了,那法律上没教你,非法同居也是犯法的啊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吴子洋被着泼辣的女人噎的说不出话来,只能转回刚才那个重点问题上,“你就别去添乱了,他们的感情,让他们自己整理,明泽楷既然回来了,就一定有他回来的道理和原因,无论怎样,人家是一家人,关上
 
门,该打该骂,那都是他们两口子的事,咱就别去掺和了吧,说不定人家仲立夏有心原谅,明泽楷也就是回来求原谅的,到时候你硬是把他们拆开了,那不就尴尬了吗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苦口婆心的说了这么多,只能在心里默念,‘楷,做兄弟的只能帮你这么多了。’
 
    他要是真把常景妍现在带到他那里去,就平时她们姐妹每次喝醉,都恨不得把明泽楷抓回来碎尸万段那凶神恶煞的模样,他想想都不寒而栗。
 
    在这个世界上,惹什么,都别惹女人。
 
    真心惹不起啊。
 
    乔玲让皮皮带着她去儿童房玩,也是为了给仲立夏和明泽楷制造点儿单独相处的时间和空间。
 
    等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,仲立夏丝毫没有留下的想法,提着准备出去旅行的行李箱,往二楼走。
 
    既然不去旅行了,行李箱里的东西还是拿出来吧。
 
    坐在轮椅上的明泽楷望着她上楼的背影,动了动薄唇,想要说话,但仲立夏对她的疏离和陌生,让他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 
    她一定在怪他,一定在生他的气,让她重新接受这样的他,是需要时间的。
 
    仲立夏上楼进屋后就一直没有再出来,即使她房间的门是开着的,他也没有上去,只因,有心无力。
 
    乔玲悄悄的出来观察他们两人的情况,失望的又回到了儿童房,明泽楷孤身一人坐在客厅里,明明是他的家,他却无措的不知道该做什么?
 
    他嗤笑自己内心深处的落寞,也接受目前为止的刻意疏远。
 
    后来,仲立夏在一楼帮他收拾好了一个房间,明泽楷一直都坐在一边看着她忙里忙外,等她收拾完毕,一句话也没和他说就要走。
 
    坐在轮椅上的明泽楷拉住她垂在身侧的手,仲立夏像是被蜜蜂蛰到一样,猛然的抽回自己的手,回眸,面无表情的看着明泽楷,冷冷淡淡的问,“还有什么需要的吗?”
 
    明泽楷皱眉,微声叹气,“我不是这个家的客人。”
 
    他维护自己身份的话,换来仲立夏冷然的嘲笑,她反问他,“那你以为在这里家里,你是谁?”
 
    明泽楷其他的话堵在喉咙间,因为她淡漠的神情而说不出来,他别回视线,低沉的说了句,“谢谢你帮我收拾房间。”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